12306:被骂十年不吭声,终成大器

在中国,没有比12306更神奇的存在了。

它背靠铁道部,号称“铁总亲生仔”,正统出身羡煞旁人;从横空出世那日起,就有央视新闻、新华社等中国最顶尖媒体为其站台宣传。

然而,就是这一手握“顶级流量”的12306,逢年过节,年年成为国人“踩一脚、骂两声”的不二对象。甚至有人开玩笑说,不骂两声12306的新年,都没有年味了。

殊不知,在“骂12306成为过年仪式”的背后,正是12306负重十年的前行史。

1月11日,新华社消息,2020年春运,12306高峰日网站点击量为1495亿次,平均每秒点击量为170多万次!12306平均每年售出车票30亿张,首尾相接可以绕地球7圈!

在沉默十年之后,12306,这个全民受气包,终于用实力,当之无愧坐稳了“全球交易量最大票务系统”的王座。

12306之争

在12306之前,“买火车票”不亚于一件全民谈之色变的大事。

“难买、难退”,承包了几代人对买票的记忆。

它是这样的——

也是这样的——

更是这样的——

雷打不动5块钱手续费的火车票代售点也必须拥有姓名——

也因此,12306,是趋势,更是必然。

它在出生之前,就承载了几代人的希望:可不可以买票快点、容易点、不那么心酸一点?

2010年春运首日,12306网站开通并试运行;2011年12月23日,铁道部顶着重压,最终兑现在年底前网络售票覆盖所有车次的承诺。

中国人等12306久矣!

然而,期待越大,失望越大,上线第一天,迎来的不是狂欢,而是现实一记重锤。春运高峰首日,全中国网民山呼海啸,集体杀入12306,瞬间飙高的流量让网站严重宕机,堪称灾难级别的史诗级事件。

激情被浇灭,全民情绪从惊讶、失望、变成愤怒。

越来越多的缺点被一一找出:比如,12306刚上线时,可以支付的网上渠道只有工行、农行、中国银行、招行、建行、中国银联,以及中铁银通卡的付款购票。没有以上支付渠道的用户根本无法买票,只好放弃,重新跑起了火车站。

铁道部马不停蹄,一次又一次宣布升级。

可到来年春节再买票时,12306网站的瘫痪问题又成为了“每年例行一病”,更多的用户不得已,又重新跑去了火车站。北京青年报消息,用户王先生表示,从12306刚上线那年起,他刚上大学,本以为不用再彻底排队买票,结果到他大学毕业,也没有一次成功在网站上买过票。

2013年,12306手机购票客户端——“铁路12306”APP正式上线。刚上线半日,就以气吞如虎的强劲势头,牢牢霸占住了苹果APP store免费下载榜的首位。

然而,在迅速涌入20万用户的汹涌日活下,12306APP很快继承了网站版的“遗传性毛病”:支付环节繁琐,存在部分银行的支付方式显示无法获取信息、支付宝跳转缓慢的情况,购票不畅。

北京的张先生表示:的确是很卡,我就买一张票,一直付不成款。当被问到会不会继续尝试买时,张先生表示:会啊,因为官方的比较安全。

“不想选择你、却又被逼着非你不可”,这份“铁总亲生仔”的光荣头衔,在一地鸡毛的现实面前,成为了全民千夫所指的原罪。

然而,更大的一个舆论危机席卷了12306。

2012年9月,一个惊人的数字刺激着全民神经:12306订票系统升级招标,竟然花费了3.3亿!

2012年,中秋国庆双节来临之前,12306又一次全线崩溃,12306网站和它背后中标的技术支撑服务方,在一片质疑声中,又被舆论推到了台前。而就在此前不久,铁道部对“新一代客票系统”一期工程进行招标,太极股份和同方股份分别以1.99亿元和1.3亿元中标。这意味着,招标总金额高达3.3亿元。

全民脆弱又敏感的神经被这一数字和现实深深刺激:3.3亿,怎么就做出了买票这么难的系统?

媒体蜂拥而上,更多信息被示于天下,“中标者太极股份拥有国字号背景”“此次中标甚至拒绝了IBM、惠普、EMC等大品牌商”。在这类足以挑逗公众神经的信息面前,铁道部的一纸声明,“3.3亿已是最低报价”,惨烈地成为了被淹没的声音。

天下大事者,从来不言苦。从此之后,铁道部甚少再为12306发言,寥寥数次的表态,就只有公式化的:继续升级,或者辟谣。

风雨飘摇之际,只有一个群体,始终力挺12306。

它就是被称为“汇集了中国格子衫秃头理工男”的最大群体:程序员。

2012年,第一财经日报消息,该群体所属的业内人士表示:如果就一个技术架构、用户体验都做得很完善的,且用户量极大的火车票客票系统来说,3.3亿的投入确实并不算多。

在其后的几年内,自己头发都快保不住的中国程序员们,一路为12306的声誉保驾护航。他们纷纷用专业知识、巨量时间,为公众普及一个并不容易被接受的真相:要做成一个成功的12306,放眼全球,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惊天动地之奇迹!

十年误解

“受气包”12306创下的奇迹,太多了,举例来说,主要有三。

第一大奇迹:扛住了全球最大流量!

超10亿人口,40天时间,进行30亿次以上出行。这个春运数字,相当于让非洲、欧洲、美洲、大洋洲的总人口集体搬家。当铁路出行成为春运主要出行工具时,承担票务系统的12306压力之大、任务之艰,可以想象。

非业内人士往往习惯用电商双十一和12306进行对比,“双十一流量那么大,都可以承受,12306怎么就不行呢?”

其实,这里面误会大了。

从平日来看,12306的日均PV为1694万,仅为京东商城3500万日均PV的1/2,为淘宝5.25亿日均PV的1/30,看上去确实不多,但一个惊人的真相是:在春节等节假日期间,12306网站的日访问峰值会瞬间超过10亿,增长接近1000%!而这还仅仅只是2012年的数字记录。

2020年春节,40天的铁路春运中,12306高峰日网站点击量为1495亿次,平均每秒点击量为170多万次!日售票能力2000万张!而从“电商流量之王”淘宝的数据来看,以2019年双十一为例,每秒交易也仅仅只有54.4万笔。

业内人士表示,12306的运营难度,放眼全球,都是史无前例的,全国上亿人同时抢同一样物品、而这样物品还是动态的“票”,这类情况在其他网站不会发生。

第二大奇迹:将巨量复杂票务工作线上化的不可能任务变成了可能。

单以售票而言,12306和电商双十一的任务模式,就有本质不同。双十一电商的主要任务是购物结算,而12306却绝不仅仅是售票那么简单。

众所周知,火车是一站一站的,打个比方,比如有人买了苏州到洛阳的票,由于途径郑州,在减少库存时,不但要减少苏州到洛阳的库存,还要减少苏州到郑州的库存。业内人士表示,12306的库存复杂性比淘宝、京东高很多倍,运算量也大很多倍,传统的分布式数据库、缓存、负载均衡技术都不能满足12306的需求。

换言之,在平时,12306尚不能说是个正常的电商网站;一到黄金周更离谱,12306简直就是一个全站所有商品都秒杀,所有SKU都是动态库存的变态式存在,比任何电商网站的库存机制都复杂上百倍。

第三大奇迹:使“黄牛党”绝迹,永远成为了历史。

在12306出现之前,“黄牛党”如同火车站幽灵,在火车票票务历史上牢牢占据着一席之地。纵然每一年明令禁止黄牛党,仍然挡不住其见缝插针的本事。逆来顺受的人们甚至放弃了抵抗,在买不到票的情况下主动去问黄牛党高价购票。售票市场的阴影数十年未曾褪去。

“不除黄牛党,12306就有辱使命!”

这是12306的心声。

之后,12306推出了一系列看起来似乎“怪异”的举措:啼笑皆非的验证码;身份信息处于“待核验”,需要跑去车站排队买票并办理核验手续……

2014年,广州日报一则《12306“待核验”徒增手续 网上购票被指鸡肋》的新闻,再次将12306骂上了全民风口。官方表示,是为了更好地推行实名制购票,打击黄牛倒票。

可惜,气急的人群似乎不愿再接受任何解释,官方的声音一度被理性屏蔽了。

然而,真相只会迟到、不会缺席。

多年之后的今天,人们陡然发现,当年的铁腕“实名制”是无比正确是一条道路!火车站数十年的幽灵黄牛党,一夜绝迹,再无投机之可能。

矛盾与自信

中国有太多“学习来”的成功案例。

国外有谷歌,我们有了百度;国外有uber,我们有了滴滴;国外有亚马逊,我们有了淘宝。

人们无数次问:可不可以有一样,国外没有,我们有了?

当答案显示,12306,正是这样一件举世无双、中国独创的奇迹时,人们的表现又颇为矛盾。一方面,希望它亮相即惊艳,全无瑕疵向来是国人之追求;另一方面,当它步履蹒跚之时,我们又苦于该不该拿出一份包容的态度来接纳一个并不完美的“全球首创”。

幸运的是,12306,这个受了十年骂名的受气包,秉承了五千年以来忍辱负重、厚积薄发的底蕴,终于不负众望,一朝扬名,何尝不是自信的另一种表现?

12306:被骂十年不吭声,终成大器

全文结束